亚裔美女被黑人巨大进入

<ins id="ake8f"></ins>
<font id="ake8f"><ruby id="ake8f"></ruby></font>
<ins id="ake8f"><button id="ake8f"></button></ins>
<samp id="ake8f"></samp>
中文版 | English
首頁 中盛概況 專注領域 專業人員 律所動態 法理研討 中盛智庫 招聘信息 聯系方式
律所動態 您現在的位置:中盛律師事務所 > 律所動態 > 律所動態
新冠疫情與合同履行障礙法律實務
日期:2020/4/24

1.新冠疫情造成大量的合同履行障礙

鼠年伊始,新冠疫情在武漢爆發,迅即蔓延全國,嚴重威脅人民生命健康和社會經濟發展。我國各省、市、自治區在黨中央和國務院領導下先后迅速啟動突發公共衛生事件一級響應,根據《突發事件應對法》《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應急條例》等法律法規,采取了一系列的臨時行政管控措施,封閉城市、村莊、社區,關閉商業、餐飲、娛樂場所,停止海陸空運輸,管控出入境,強制醫療、隔離、留觀,停止旅游團隊的出行,禁止人流聚集性活動,推遲生產、經營、服務企業的復工時間等等。目前,我國疫情雖已得到顯著控制,但是新冠疫情正在全球蔓延,其反射效應也將繼續影響我國疫情發展和經濟貿易形勢。新冠疫情作為一種社會事件,對正在實施的商業交易而言,產生不同程度的阻礙和損失,甚至導致商業目的落空。無疑新冠疫情已相當大的范圍和程度上造成合同履行的障礙,涉事各方積極磋商調整合同,最高審判機關應盡快研究制訂相關司法政策指導糾紛解決,是形勢的必然要求。


2.新冠疫情構成“不可抗力”可能事由

(一)我國民法上“不可抗力”四要件,新冠疫情事件完全符合,但不必然構成


根據《民法總則》第一百八十條第二款規定,“不可抗力是指不能預見、不能避免且不能克服的客觀情況! “不可抗力”是一種獨立于當事人意志之外的客觀情況,且必須同時具備不能預見、不能避免、不能克服三個特性?陀^情況包括自然災害、社會事件、政府行為等領域,新冠疫情屬于社會事件,且影響危害極其嚴重,成立“不可抗力”可能之客觀選項自無疑問,但也必須同時具備“三性”。新冠疫情突然發生,當事人在此前簽訂合同之時始料未及,符合不可預見性;新冠疫情對債務履行產生障礙是直接的、必然的、不可控的,造成債務人義務全部、部分不能履行,或遲延履行,符合不可避免性;債務人對新冠疫情造成不能履行債務的結果的發生,沒有任何改變之現實可能,符合不可克服性。那么在新冠疫情期間,那些情況符合“不可抗力”的法定條件呢?我們認為以下情形符合“不可抗力”的構成要件:一是被政府征用采購的醫療、防疫用品生產商、供應商、銷售商,對于其原訂生產供銷合同之債務不能履行而言;二是被政府指定用于治療、隔離所用的營業、住宿、醫療、康復場所,對于其已訂立服務合同債務不能履行而言;三是被政府指令停止生產經營活動的有關行業,對于其訂立的服務合同債務不能履行而言;四是直接造成合同債務不能履行其他情況!安豢煽沽Α钡恼J定是具體的,而不是抽象的,切不能一刀切,否則達不到該制度利益衡平的功能。


(二)“不可抗力”造成合同義務不能履行之法律效果


1、風險負擔。因債務不履行的結果因“不可抗力”事件造成,債務人與不履行結果之間不具有因果關系,且債務人主觀上沒有過錯,因此債務人無民事責任可言。對于“不可抗力”事件造成合同履行障礙,我國《民法總則》第一百八十條第一款規定,“因不可抗力不能履行民事義務的,不承擔民事責任。法律另有規定的,依照其規定!薄逗贤ā返谝话僖皇邨l規定“因不可抗力不能履行合同的,根據不可抗力的影響,部分或者全部免除責任,但法律另有規定的除外。當事人遲延履行后發生不可抗力的,不能免除責任!币蚨绻J定合同履行障礙因“不可抗力”而造成,債務人不承擔與“不可抗力”因素對應的賠償損失、繼續履行、支付違約金等違約責任!睹穹ǹ倓t》的規定是清晰而準確的,“不可抗力”不履行債務“無責”!逗贤ā贰懊庳煛钡囊幎ú粔驕蚀_,并且容易造成“混合因素”造成債務不能履行之責任糾纏不清。

2、合同命運!逗贤ā返诰攀臈l規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當事人可以解除合同:(一)因不可抗力致使不能實現合同目的 ”。解除合同是合同“非正常死亡”,對“合同嚴守”原則和交易穩定而言構成重大傷害,因此務必十分慎重。解除合同應當具備實體條件是,“不可抗力”影響須達到“不能實現合同目的”的程度,合同目的是當事人特別是債權人訂立合同所期待的合同全面履行達到的結果。既然達不到債權人的期望,債務人正好有一個解除債務“法鎖”束縛的尚方寶劍可用。

3、規范漏洞!安豢煽沽Α笔录䦟贤男性斐傻恼系K也分不同程度,部分履行或延期履行也未必不能實現合同的目的,當事人有再磋商的空間,司法部門也鼓勵這樣做,但不能協商達成變更合同如何裁判,法律司法解釋沒有對此作出規定,導致審判機關調解不成而循旁門左道。

4、“不可抗力”事件中債務人的義務!逗贤ā返谝话僖皇藯l“當事人一方因不可抗力不能履行合同的,應當及時通知對方,以減輕可能給對方造成的損失,并應當在合理期限內提供證明!币颉安豢煽沽Α庇绊懚荒苈男袀鶆盏囊环疆斒氯嗽凇安豢煽沽Α笔录l生后,對債權人履行通知義務;同時也有采取有效措施防止損失擴大的“減損義務”,并在必要時向債權人提供“不可抗力”和損失發生的證據的義務。在訴訟中對“不可抗力”的存在、“不可抗力”與債務人不履行債務有因果關系,以及債務人主觀上沒有過錯,承擔舉證證明責任。


3.新冠疫情亦構成“情勢變更”之可能事由

(一)“情勢變更”本來是一個上位的概念


所謂“情勢”是指訂立合同的客觀基礎,包括法律秩序、經濟制度、政治生態、自然狀況、公序良俗、商業環境、交易習慣等客觀狀況。情勢是交易的基礎和前提,“情勢變更”勢必帶來交易基礎的動搖和利益格局的破環。情勢變更的構成要件包括:(1)合同訂立后發生了重大情勢變更事項;(2)情勢變更發生不因任何一方主觀過錯;(3)當事人締約時不可預見;(4)繼續履行原合同不能實現合同目的或顯失公平。新冠疫情發生之前已簽訂的尚未履行或未履行完畢的合同,大多將遭遇合同“客觀基礎”的重大變化,比如制造業原材料價格的大幅上漲,商業機構產品市場的銳減,消費者因裁員、待工而不能支付按揭款或分期付款,大量中小微企業面臨生存危機等狀況,。大量市場主體的違約并不是疫情直接導致,而是客觀商業環境的重大變化導致履行艱難,或者“經濟不能”。在客觀情況發生了當事人主觀原因之外的重大變化,如果仍然維持原合同債權債務關系,勢必造成債務人一方承擔新冠疫情造成的全部損失,有悖誠實信用和公平基本原則,因此法律規范有必要對此予以調整。


(二)我國司法解釋上的“情勢變更”制度


1、“情勢變更”制度的確立。我國民事法律層面未對“情勢變更”作出明確規定,司法解釋和司法政策文件彌補了這個漏洞!蹲罡呷嗣穹ㄔ宏P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二)》(法釋〔20095號,以下簡稱“《合同法解釋二》”)第二十六條規定:“合同成立以后客觀情況發生了當事人在訂立合同時無法預見的非不可抗力造成的不屬于商業風險的重大變化,繼續履行合同對于一方當事人明顯不公平的或者不能實現合同目的,當事人請求人民法院變更或解除合同的,人民法院應當根據公平原則,并根據案件的實際情況確定是否變更或者解除!

2、構成“情勢變更”的法理效果。根據上述司法解釋的規定,構成“情勢變更”情形的,人民法院可變更或解除合同。但是,從造成合同履行障礙的風險承擔來看,與“不可抗力”有所不同,不是一概免除一方的責任,而是根據公平原則進行分擔。


(三)我國“情勢變更”制度未能發揮其應有功能


1、適用“情勢變更”程序限制。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正確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二)服務黨和國家的工作大局的通知》(法〔2009165號)第二條,“嚴格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二十六條”,“對于上述解釋條文,各級人民法院務必正確理解、慎重適用。如果根據案件的特殊情況,確需在個案中適用的,應當由高級人民法院審核。必要時應報請最高人民法院審核!

2、“情勢變更”適用實體法上的抑制。最高人民法院在《關于當前形勢下審理民商事合同糾紛案件若干問題的指導意見》(法發〔200940號,以下簡稱“《指導意見》”),主要內容:對因金融危機產生的糾紛適用情勢變更原則變更或者解除合同的請求,人民法院應當嚴格審查;嚴格審查當事人提出的“無法預見”的主張,對于價格波動較大的大宗商品以及風險投資型金融產品的合同,更要慎重適用情勢變更原則;合理區分情勢變更與商業風險;適用情勢變更原則要充分注意利益均衡,積極引導當事人重新協商變更合同,或者爭取調解解決。

3、適用“情勢變更”的司法政策應作出調整。上述司法解釋和司法政策,雖然彌補了法律規定的缺陷,規定了“情勢變更”的法律效果變更或解除原協議。但是由于其實體上和程序上嚴格的要求,實踐中極大地限制了“情勢變更”制度發揮應有的作用。特別是在新冠疫情重大災害形勢下,因難以履行合同義務而產生的大量糾紛,如果不在司法政策上作出調整,必將增加解決糾紛的成本。


4.新冠疫情產生糾紛的法律解決方案

(一)立法機關對處理新冠疫情所涉民事糾紛的指導思想


今年210日,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制工作委員會有關負責人對媒體發表看法,認為新冠疫情“對于因此不能履行合同的當事人來說,屬于不能預見、不能避免并不能克服的不可抗力”。這種意見對社會公眾情緒有一定的安撫作用和對糾紛解決有一定指導作用。但是新冠疫情作為一項重大社會事件,可以構成“不可抗力”的選項,但是否一定構成“不可抗力”,不能一概而論。要根據不同的地區、不同的行業、不同的主體、具體的交易以及疫情的實際影響等因素綜合判斷。不可否認,新冠疫情對全社會、對交易各方都會有不同程度的重大影響,其客觀性、突發性、嚴重性均符合“不可抗力”和“情勢變更”的構成標準,兩者均屬于合同履行障礙或合同落空的范疇。但兩者在很多時候并非涇渭分明、一目了然,其法律效果也不相同,不僅學界意見不一,就是立法司法規范也沒能準確劃分,更不用說非專業人士,其實務處理和訴訟技術性要求比較高,不當處理可能導致失權或利益損失。


(二)“不可抗力”和“情勢變更”概念的精確化和規范的完善


民法規范上對“不可抗力”和“情勢變更”的規定基于不同的維度,“不可抗力”從承擔民事責任主觀過錯的角度作出的規范定,“情勢變更”從風險分擔的角度作出的規范。因劃分標準不同,所以兩者大多數情況下重合交叉,不易區分。根據《合同法解釋二》”)第二十六條規定,其所指的“重大變化”就是“情勢變更”!安豢煽沽Α笨蓪е隆扒閯葑兏,“商業風險”同樣可導致“情勢變更”。本來意圖規范“情勢變更”的司法解釋,其結果并沒有達到清晰分界的目的。

從法理和邏輯上分析,“情勢變更”外延更大,它是指訂立合同時的所有客觀外部情況,當然包括“不可抗力”所涉以及“商業風險”所涉之客觀外部情況;凇捌跫s神圣”、“合同嚴守”的民法基本原則,事后改變合同命運和風險分擔的“合同障礙”解決制度,只能將重大之“不可抗力”和“情勢變更”納入“合同嚴守”之例外、補充范疇,也是出于對誠實信用 、公平兩大原則的平衡維護。


(三)處理新冠疫情糾紛最新司法政策


最高人民法院2020416日發布《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依法妥善審理涉新冠肺炎疫情民事案件若干問題的指導意見(一)》 ,有關省市高級法院也出臺了指導文件,對新冠疫情所涉案件處理提出了指導意見。根據上述文件規定,對受疫情或者疫情防控措施直接影響而產生的合同糾紛案件,除當事人另有約定外,在適用法律時,應當綜合考量疫情對不同地區、不同行業、不同案件的影響,準確把握疫情或者疫情防控措施與合同不能履行之間的因果關系和原因力大小,分別按不同的規則處理。

1、依法準確適用“不可抗力”規則。對于受疫情或者疫情防控措施直接影響而產生的民事糾紛,符合不可抗力法定要件的,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總則》第一百八十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一百一十七條和第一百一十八條等規定妥善處理。當事人主張適用不可抗力部分或者全部免責的,應當就不可抗力直接導致民事義務部分或者全部不能履行的事實承擔舉證責任。依法適用不可抗力的規定,根據疫情或者疫情防控措施的影響程度部分或者全部免除責任。

2、嚴格適用“情勢變更”規則。疫情或者疫情防控措施僅導致合同履行困難的,且繼續履行合同對于一方當事人明顯不公平,其請求變更合同履行期限、履行方式、價款數額等的,人民法院應當結合案件實際情況決定是否予以支持。因疫情或者疫情防控措施導致合同目的不能實現,當事人請求解除合同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


北京市中盛律師事務所 版權所有
地址:北京市朝陽區建國門外大街8號國際財源中心22層  郵編:100022
聯系電話:+86(10)85288877 傳真:+86(10)85288977
京ICP備2020032440號-1 京公安備11010502025661
亚裔美女被黑人巨大进入
<ins id="ake8f"></ins>
<font id="ake8f"><ruby id="ake8f"></ruby></font>
<ins id="ake8f"><button id="ake8f"></button></ins>
<samp id="ake8f"></samp>